欢迎您来到鄂北局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动态 >媒体关注

【长江商报】井越打越深的“旱包子”鄂北

来源:规划与财务部 点击率:291 发布时间:2015-02-05 【字体: 打印

 

□本报特派记者 徐靓丽 发自襄阳、孝感

汉江流域水泽丰沛,鄂北地区却是个“十年倒有九年旱,大旱不至便小旱”的“旱包子”。作为我国重要的粮食主产地,鄂北地区夏粮产量占湖北夏粮生产的六成,其中的襄阳市,更是长江流域粮食产量过百亿斤的“第一市”。

鄂北水资源工程线路穿越襄阳市的老河口市、襄州区、枣阳市,随州市的随县、曾都区、广水市,以及孝感市的大悟县等区域,这里缺水到底严重到何种程度,长江商报记者前往襄州区、大悟县等地采访,发现“旱包子”鄂北亟待引水,一些地方村民为取水打井,井深达200米。

水井打到250米才出水

12月24日下午,长江商报记者来到襄阳襄州区黄集镇太山村4组,这也是鄂北水资源试验性项目开工地所在地。“今年种地又贴老本啊!”今年60岁的村民余道亭抱怨。由于连年干旱,今年余道亭家里的4亩地,每亩只收了100斤左右的玉米,每斤只卖了1.1元。而他每亩地的成本要200多元,但每亩收益却只有100多元。

更让他着急的是,村民都靠水井吃水,但水井越打越深,“村里的水井要打到250—270米,才能出水。”余道亭说,这次5公里450亩的生产性试验项目开工,占了他家约4亩地,家里还有七、八亩地。他们被干旱弄怕了,盼着这个工程早点给大伙带来水。

襄州区副区长郭宫达对长江商报记者说,从2010年开始,襄州已经连续5年干旱,老百姓引水困难,田里灌溉困难。地下水也很深,平均井深打到200多米才有水,有的甚至要打到300米才能见水。虽然之前国家在鄂北建设了引丹灌区,但襄州与灌区有一定距离,水根本过不来。

枣阳市七方镇安庄村村支书王安林说,近两年,最干旱时连人吃水都成问题。王安林说,10年前村里有2500亩水田,可时不时的干旱让水田逐渐减少,如今村里的水田只有1000亩左右了。王安林说,工程也影响到村子里十几亩地,不过大伙都乐意,只是盼着水能早点通。

在枣阳不仅村民盼水,一些水利人员更是盼水。襄阳市枣阳大岗坡泵站退休100天的老站长谢建伦还经常看泵站,“枣阳城区40多万人,大岗灌区40多万亩农田用水,都指着它。一天不来,我心里放不下啊!”今年58岁的老谢,18岁就成了一名“水利人”,一干就是40年。

今年8月,枣阳迎来了“五连旱”。为了让大岗坡泵站下游的农户,尽可能地多浇几亩地,控制流速、巡水护水成了老谢和同事们抗旱的主旋律。那天,老谢巡逻到了邓岗大闸。只见闸口大开,水流湍急。老谢急了,“这可不行!这样下去,下游的兄弟就没水可用了!”

情急下,老谢直接跳入水中,想先稳住一个麻袋,再让同事抛下另一个麻袋固定,可老谢的脚还没来得及在水中“生根”,整个人就被水流击倒。慌乱中,他用手死死地抠住了闸门边的缝隙,才没被流水带入闸门后的涵道中——那就意味着死亡。“怕吗?”事后有人问。“咋不怕?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老谢答。

鄂北地区水资源配置工程建成后,每年将为枣阳带来4亿立方米水。这对老谢而言,无疑是最大安慰。

守着水库没水用

枣阳七方镇张桥村靠近刘桥水库,但这样一个守着水库的村庄,用水也是大问题。65岁的村民张金良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村是守着水库没水用”。

张桥村78岁的村民张己乾回忆,小时候这里还有汛期、还会涨水,这几十年除了旱还是旱,只是程度轻重不同而已。虽说从水库到村里也就十来分钟,可有时候旱得连水库都干了,村子里自然也用不上水。两位老人说,大伙都听说了新的工程在刘桥水库会有一个取水点,到时候大家就能用上干净水了。

其实这样的状况在鄂北许多地方存在。站在大悟界牌水库的坝顶,水波荡漾的水库一边是河南地界,另一头满是丘陵的地带则是湖北的地界。因水库大坝坐落在鄂、豫两省交界的界牌处,故名“界牌水库”。

“我们抽水得给河南钱。”界牌水库管理处主任张猛向长江商报记者说,他们作为水库的管理人员,也只能和水库下面三里镇四庙村的村民们一样,自己打井抽水喝。而水库的水得保障大悟城区20万人的用水。

长江商报记者在四庙村看到,该村一些田地已经荒了。“我们家田地荒了好几年,全靠家人外出打工挣钱,”村民陈春花说。四庙村村主任李翠芳说,村里荒了300多亩地,缺水严重,打井只能勉强保证人喝,想用来灌溉不可能。

张猛说,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建好了,大悟城区就主要依赖新的王家冲水库供水,界牌水库下面三里镇、大新镇两个镇子10万人、8万亩田,就能就近用上水库的水了。

鄂北缺水5.8亿立方米

鄂北地区为何缺水如此严重?湖北省水利厅专家说,鄂北是传统“旱包子”,是一个特殊的资源性缺水地区,这一区域在气象上属于南北气候过渡带,在地理上位于长江、淮河的分水岭,在地貌上丘陵岗地连绵起伏。气候、地势与地质条件决定了鄂北地区不仅降雨量相对偏低,过境客水少,而且土壤汇水蓄水能力差,地下水贫乏。

湖北省水利厅向长江商报提供的数据显示:鄂北地区1949至1989年的41年间,平均每4年发生1次严重干旱或特大干旱;1990年至2009年的20年间,平均每2年发生一次,干旱发生频次不断增加,影响范围越来越广,受灾程度越来越深。

2010年至今,鄂北地区发生历史罕见的多年连旱,千条河流断流,90%的塘堰干涸,近千座水库低于死水位,大面积的农作物减产甚至绝收,部分城市生活、工业及农业供水出现危机,人民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湖北省水利厅专家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鄂北区域现有大中型水库等蓄水工程所能控制的流域面积仅为34%,虽然鄂北地区有750-1100毫米的多年平均降雨量,但无法全部形成可有效利用的水资源,造成鄂北地区可用水资源匮乏。

建国以来,国家在该地域建设了一些水利工程,开发利用当地水资源的工程措施已到极致,工程蓄水能力已经超过当地水资源径流量,但仍没能彻底解决干旱缺水问题。

虽然可用的水资源匮乏,但鄂北地区是国家重要的粮食主产区,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对水资源总量、水质和供水保证率的要求还将不断提高,难以通过节水解决缺水问题,鄂北地区水资源供需矛盾将愈发突出。

湖北省水利厅提供的水资源供需平衡分析结果表明,在调整产业结构、大力开展节水型社会建设、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和水资源承载能力和充分挖掘当地水资源供给潜力的基础上,鄂北地区现状的平均年份仍缺水5.8亿立方米,在一般枯水年份缺水10.8亿立方米,到2030年时平均年份缺水将达到7.5亿立方米,一般枯水年份缺水达12.3亿立方米。

“旱包子”鄂北亟待从区外引水,缓解鄂北地区水资源供需矛盾,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将解决这一矛盾。

湖北枣阳刘桥水库正在进行施工改造,等待着丹江水的汇入。本版图片本报记者 傅坚 摄

守着水库吃不上水,大悟界牌水库山脚下的四庙村村民只能打井抽水喝。

湖北随州曾都区随处可见钻井的小广告。

责任编辑:康陆佳        审核签发:梅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