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鄂北局网站!

当前位置  |  首页 > 工程印象 >工程故事

又见芦苇

来源:丹襄工程建设管理部 点击率:423 发布时间:2018-12-05 【字体: 打印

      (葛洲坝集团  支 珣)随风,轻曳温柔淡淡;沉地,挚念薄暮回回。  

初冬,天上泛着雾霭蓝,天气也忽晴忽雨,冷不丁取闹一下,玻璃上就附着小冰晶,人们也不自觉跟着打寒颤。 

芦苇,青青苍苍,恬淡素朴,和初冬的气质极为相符。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片片苇丛,清水一畔,因那个云衣月容的女子而动容。 

    “一川窈窕诧红蓼,两岸芦苇明秋霜。”萋萋芦苇,野趣平生,为那个漂泊离人驻留思乡愁绪。 

   “ 柳絮飞花落树梢,白雪一片江渚上。”央央芦苇,连绵相呼,所到之处,无不自成一景。 

      芦苇属于水生禾草,多生长在沟渠、浅水边。记得小时候常常在水田附近看到茂密的芦苇丛,青黄相间,不自觉摘下几株,小心翼翼触碰到软绵绵的芦花,忍不住用它来装饰房间。成了窗户、床头、镜子上的“心头物”。 

后来,对芦苇了解的多了,才知道看似平凡无奇的芦苇也经历过抗日战争时期的枪林弹雨,用他们坚韧的“身躯”,团结一致,护送人民英雄冲破封锁,克服难关。紫色的丝绒,有水、有船、有使命。 

高昂不失风度,谦逊不失气节。大风袭来,比橡树强悍;点点荧光,比羽毛柔软。忠贞不渝,洁身自好,不亚于“君子兰”的品格,应有的赞美。 

      偶然发现离项目部工程尾段不远处的一处农田,出落着蓬勃曼影的芦苇丛,和笔直的杨林相映生辉。走近一看,田间生有半亩方塘的浅水。恍惚间,被从眼前一掠而过的鸽群惊艳。荻、水、杨、鸽和谐共生。在天然的环境中,在芦苇旁,散乱的思维被寻迹拾起,连线串起。 

      法国作家帕斯卡在其著作《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中,形象地将人比作自然界里的芦苇,有脆弱,有坚强,生来渺小,却因思考而伟岸。普通如你我,不放弃探知更广袤的另一边。高贵和尊严在努力谢幕后,为这份执着添上花蕾。而芦苇是懂得感恩的灵性植物,不畏酷暑霜寒,尽情将自己奉献给那片生养她的土地。 

      凡心所向,素履以往,生如逆旅,一苇可航。当心心念念的主事已毕,辅事渐好,诺大的期盼实现后,所有人提着的心放下了些许。就像干涸入夏里牵绕良久的绿原,就像无边的等待后缓缓靠近的身影。不舍让希望落空,时间做了合时宜的排期。 

芦苇自来生命力旺盛,繁殖能力强,对生长环境适应性极高,素有“禾草森林”之称。不同地区的芦苇萌芽、孕穗、开花、结果、落叶期不同。开花期可达两月之久,供人们欣赏。芦苇浑身都是宝,芦叶、芦花、芦茎、芦根、芦笋均可入药;通气组织的自然生物结构,使它在净化污水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纤维含量高,又是造纸工业中不可多得的原材料。 

      古时,人们把它制成扫把,去尘除杂;又或加工成笔,书写作画;如今,民间艺人们用芦苇编制的丹顶鹤、苍鹭等环保手工艺品,意义非凡又趣味盎然,远销海内外。 

好感于芦苇,喜欢它的质朴无华,钦佩它的迎风挺立,痴恋它的秀丽端庄,欣赏它的善良正直,尊敬它的宽容大度,羡慕它的坦荡洒脱,更震撼于它的漫天朝霞。 

想来,身处基层单位的工人们,为一石一木相聚一处,为建好工程倾华年,挥热汗,驻一方流转,盼盈盈清润。每个人似乎或多或少也带着点芦苇的毅力与贞德。 

      现代科技激励社会大步前进,人类文明促使城市建设高潮迭起,在霓虹的世外,偷得半日闲光静享此时芦苇的纯美,也为美事一桩。而若为“芦苇”一般“心灵干净”“身体力行”地为人处事,也是一大幸事。 

责任编辑:廖潘腾子        审核签发:商鹤